期货经营机构的国际化

2017年12月, 第13届中国(深圳)国际期货大会

主持人:谢谢各位嘉宾,接下来的话题是期货经营机构的国际化,主要以期货公司为代表。第一个问题想问一下中欧所的陈晗总,因为大家都知道2018年之后整个欧洲金融工具市场指令监管会加强,作为我们经营机构未来比如说要进入欧洲市场,会有怎么样的机遇和挑战?陈晗总对我们中介机构进入欧洲有什么建议?

 

 

市场监管:从单向学习到互相学习

陈晗:关于欧盟的金融工具市场指令二,它将在明年一月三号开始生效,这是金融危机以后欧盟对金融市场实施加强监管的举措,是最近非常热门的话题。实际上全球的金融机构,包括在座的已经在欧洲、目前主要是在伦敦设立期货或者是证券或者是银行子机构的公司,都已经在直接面对这个问题,比如广发金融市场英国有限公司已经在做这方面的准备。市场的担忧是,监管的增强,会增加运营成本和影响市场流动性。这个应该是客观存在的。但是我感觉,中国学习别人的监管和法律是一方面;另一方面,经过金融危机的洗礼,新的金融工具市场指令二的出台,我们发现在某些规则上,中国基于高信用风险环境下的一些监管措施和制度设计,实际上现在反过来被发达国家所学习,比如说中国期货市场的穿透式监管。金融工具市场指令二就要求金融机构对客户要实施穿透式的信息登记,让监管部门可以看到谁是你的客户。这是一种监管和规则的趋同性,在市场开放过程中,过去中国更多是单向地向发达市场学习,但是现在企业走出去,金融机构走出去,在某些方面是互相学习。中国过去某些不被国际市场理解的做法,现在他们也跟着这样做,这是非常有趣的现象。

 

期货经营机构国际化发展应为客户提供配套金融服务

陈晗:与此相关的一个话题:在开放大格局下,期货经营机构怎么发展国际业务?我在中欧交易所工作两年,特别是今年以来,我有一个非常深刻的感受:中国企业走出去,最大的问题是配套的金融服务严重滞后。今天的会议讨论衍生品,风险管理的服务也是金融服务的一个重要组成部分。“一带一路”是新时代下全球化的新蓝图,在这个新蓝图之下,越来越多的中国企业走出去。过去30多年改革开放,我们所积累的生产技术和产能要帮助全球、特别是一些欠发达地区加强基础设施建设。我们的期货经营机构的产业客户在不断走出去,那么他们可能面临什么样的风险?第一,汇率的风险;第二,原材料价格波动的风险。

中国已经成为全球第一大贸易国,实际上贸易背后是对大宗商品价格的影响力,这也是一个国家竞争力的体现。中国是全世界少有的既是大宗商品的生产国又是重要消费国的国家,需要在大宗商品的定价和影响力方面有更大的发言权。商品的天然属性是全球化和国际化,我们的商品期货不能关起门自己自娱自乐,要打开门请大家一起参与,这样定价才真正具有国际影响力。一方面,怎样通过中国的期货经营机构,把欧洲投资人引入中国的在岸商品期货市场,有许多新的机会,这是请进来。另一方面,走出去。我们的期货经营机构现在已经走出内地,走到香港,走到新加坡,有的走到芝加哥,还有的走到英国。但是现在英国存在退欧的因素,可能失去欧盟金融护照的风险,所以我们中资金融机构在欧洲的格局可能要进行更多的考量和架构的调整。

 

国际化人才需要哪些素质

主持人:企业的发展离不开人才,关于人才的国际化,需要具备哪方面的素质?

陈晗:第一,开阔的心胸和广阔的视野;第二,持续学习的能力;第三,跨文化沟通交流能力和适应能力;最后要有文化自信。

开始
2017年12月01日
结束
2017年12月03日
地点 
Shenzhen
中国
CN